秋游西雅图

由于靠近温哥华,而且气候与温哥华相似,都是我们喜欢的类型的缘故,西雅图成了我们最常去的美国城市。于是这个感恩节长周末的渡假目的地,便很自然地选择了西雅图。

秋天的西雅图类似于温哥华,也是时晴时雨的。于是当我们参观西雅图的地标太空针塔时,便感受了一把西雅图的风云变幻。当我们在塔下排队时,仰望晴空,还有些庆幸着赶上好天气呢。及后从电梯出到塔顶,疾吹的狂风却把我们吓了一跳。不过也有人居然喜欢这长发飘飘的感觉,迎着狂风和飘散的雨点,四处肆意地奔走着,俯瞰这秋意渐浓的西雅图!

太空针塔可算是西雅图的旅游中心之一,塔下有两个地方值得一去。我们首先去的是电子音乐体验馆EMP(Electronic Music Project),奇特的外观可能有人为之着迷,也可能有人吐槽不断,反正各花入各眼就是了。馆内入口处耸立着一块巨大的电影屏幕,循环播放着音乐片段,让人们马上接收到音乐的感召。我们继续往里走,一座由数不清的结他组成的雕塑贯穿了两个楼层,人们纷纷在它面前拍照。周围是一圈座椅,参观走累了坐那里数数结他也是乐事。不过小朋友们即使不累也不愿走了,他们发现旁边的多媒体室更为吸引,那里荟萃了不同时代的精彩电子游戏,可说是玩家的天堂。我们唯有自己继续参观,这里还有经典科幻和魔幻电影的展览,道具、服装、模型、图片、视频片段等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电影里耳熟能详,陌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还有一些模拟电影场景的游戏,让人们也可以“成为”电影里一个角色,过上一把演员瘾。

依依不舍地在体验馆里呆到闭馆时间才出来,幸好同样位于太空针塔下的奇胡利玻璃花园和展馆(Chihuly Garden and Glass)依然开放,我们冒着雨来到不远处的入口处,排队等候的人依然很多。戴尔·奇胡利(Dale Chihuly)是美国著名的玻璃大师,作品遍布全美,创作风格独特,引领潮流。他出生于西雅图附近的塔科马(Tacoma),我们曾在那里看过他的许多作品展览。而这个展馆则展出了更多他的精品和大型的组合,现场观看的视觉效果更加震撼,造型奇特、霓虹幻影、美轮美奂!室外的玻璃花园则将玻璃作品的通透玲珑很好地融合在花丛之中,看得是满眼的舒服!建议下午去参观,可以等到天黑时分,灯光衬托中的玻璃作品更加五彩缤纷,就如同盛放的鲜花一般。期间是在展馆里的奇胡利收藏咖啡馆(Chihuly Collections Cafe)吃的晚餐,咖啡馆摆设有奇胡利收集的28种收藏品,比如天花上悬挂的许多手风琴、墙壁上许多玻璃画,每张桌子玻璃下则是各种带有艺术趣味的实用品,我们的桌子下就是一些娃娃脸,开始以为是脸谱或蜡烛之类的,后来看介绍才知道是绳子的收集器,以方便绳子安放和重复使用——二战时期什么东西都要物尽其用,绳子也不能浪费呀!

第二天一早秋风萧瑟中驱车来到弗赖伊艺术博物馆(Frye Art Museum),却发现来早了。想先去别的地方,转了一圈但没有在西雅图的市中心找到停车位,只好还是回到艺术馆的停车场,把车子停好后徒步走几个街区到海边的码头,正好赶上Argosy Harbor Cruise的环海港游船起航的时间,趁着天气还好,买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巧克力上船。上次和小朋友们坐船环港游的时候,他们还是天真无邪的童年,现在和他们一起在船头眺望西雅图的天际线,看着女儿迎风飘起的长发和儿子腼腆但成熟的笑容,不禁感叹岁月的匆匆。还是在拖船后的浮台上,看见那么几只海狮,不知是否多年前的几只,同样是懒洋洋的,看似十分的悠闲。但游船的导游小姐却用甜美的声音告诉大家,它们是从三藩市(San Francisco)流浪而来的,因为它们在那里失去了容身的地盘,可怜的家伙!内港游回来,码头附近便是西雅图水族馆(Seattle Aquarium),这也是我们喜欢的地方。虽然不大,但在里面摸摸奇怪的海星,看看那些漂亮的海鱼,以及海狮、海豹、海濑等萌物的表演,轻松又有意思。

吃过午饭,从码头往弗赖伊艺术馆方向走,中间见到西雅图中央图书馆(Seattle Public Library),大胆而新颖的建筑让大家都停下了脚步,据说开始落成时,这个奇特的建筑设计引起西雅图当地居民一些批评,主要是其外观一点都不像一般图书馆,且与市容格格不入。相反的,设计界却是一直好评,设计获得了《时代杂志》2004年最佳建筑奖与2005年AIA荣誉奖(美国建筑业界最高成就奖)。当然,这东西就是各花入各眼了,不过我就觉得很好,外观奇特却不丑陋,走进里面方才发现廓然开朗,玻璃幕墙和外飘的空间提供了一个宁静的室内阅读环境的同时,又有一种户外宽敞开阳的感觉。行走在秋天落叶满铺的街头,和路上挤在一起匆匆忙忙的车流相比,更觉遐意。这不,在经过一座建筑优美的教堂时,我们又慢下了脚步,圣詹姆斯大教堂(St. James Cathedral)高高的双子塔在秋天的天空中是那么的肃穆庄严,让人敬仰。

终于回到原本一早要参观的弗赖伊艺术馆了,这是一个私人对外开放的艺术博物馆,虽然名气不及西雅图艺术博物馆(Seattle Art Museum),但也是值得一看的,今天居然看到了两个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展出,其中一位就不说了,一些重复抽象的油画,不是很理解作者的意图。另一位的作品则占据的展厅显著的位置,那是一幅巨大的墨荷图长卷,名为《残荷铁铸图》,顾名思义,那些铁画银钩的墨线在巨大的宣纸上肆意挥舞,或浓或淡,原本走入生命尽头的残荷又活泼生动起来,连西人也看到津津有味,甚至热切地探究起其中的哲学意味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在海外影响可见。

 

秋天当然想去看看秋色,于是这次旅途的最后一站便选定了华盛顿植物公园(Washington Park Arboretum),公园位于市区的东北部,占地230公顷,里面植物种类繁多,春天可赏樱花和杜鹃花,秋天则是日本枫展示魅力的时候。不过我们看的时候日本枫才刚开始变色,不能整片整片的欣赏,但点缀在池塘和草地之间的各种五彩秋叶,也是让人赏心悦目的。最特别是公园有各种各样不同颜色的的山果(Mountain Ash,学名Sorbus花楸树),种类数量之多让人有些目不暇给了。公园里的游人不多,漫步于长长的步道上欣赏秋色,十分让人享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