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女儿

“下雨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朋友阿秋无奈的声音。
阿秋和先生老夏来探望在这里读书的宝贝女冬儿,有朋自远方来,一早便约了他们去看郁金香花展,不想即将出发时却下起了雨。
“天气预报说的是阵雨,不如等等看。”我不甘心。
果然一会雨便停了,于是我们立马出发。
一路有说有笑,很快便到了郁金香田那里,没想雨又下了。
看着烟雨下五彩斑斓的花田,无奈且不甘心的我们唯有等,幸好雨又停了,果然是阵雨。
售票处有雨伞借用,于是一人撑起一把,“义无反顾”地走进因为下雨而空空荡荡的花田。
“前几天周末我们来时人山人海,拍照都要排队。现在可好,包场。”我笑说。“那可要把握时机仔细欣赏了。”阿秋笑道。
这一大片的郁金香田品种繁多,而且为让人们欣赏的缘故特别用不同颜色的品种分隔,所以一眼望去色彩缤纷,虽然下雨让花有些羞答,但无碍这秀色可餐。
边走边看,撑着雨伞,顶着一会风一会雨的我们不觉间走到一块田前,那里种着杂色的郁金香,提供给游客采摘。
“不如摘些回去给女儿。”老夏建议道。阿秋马上回应:“好呀!”
冬儿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前两年来留学,先去了基隆拿学英语,在一家西人家里寄宿。
“我想基隆拿华人不多,而且在西人家寄宿,这样的话她学习英语的环境就很好,进步会快些。”老夏说道。
“当然生活上就没有那么方便了,毕竟她一人在外。”阿秋语气里透着慈母对女儿关爱与担忧。
“我们也疼惜她,首先希望的是她幸福快乐。留学是她自己的决定,我们做父母的当然全力支持。”老夏说道。
冬儿后来考上了大学,搬回大温地区,于是老夏与阿秋便来探望,也顺便帮冬儿处理一下生活上的事情。
“以前在寄宿家庭里毕竟有人照料生活,现在一个人住需要自己照顾自己了。早两天还有些情绪,数着我们离开的时间伤心落泪。可能等室友来到,有伴了就好些。”老夏说着低下头,仿佛有些自责。
“他父女间无话不谈,每天都要在网上视频聊一会的。”阿秋有些“醋意了”。
那是,每次与他们一家见面,饭后离开时冬儿挽着老夏两人说说笑笑的身影让人印象深刻。
“我印象中的冬儿很开朗,是个活泼能干的女孩。我们社团活动时她也常来参加做义工。”我安慰他们:“所以我觉得她能应对得来。”
“那是,她自主能力很强,这点我不怀疑。”老夏自豪说道。
正说着,雨又停歇。
于是我们走出避雨的帐篷,来到花田前,那里有不同颜色的郁金香。
“不如每种颜色都选一朵,阿女一定喜欢。”
下雨让花田变得泥泞,一脚踏上,便泥足深陷。看着他俩在花田里忙碌,我也赶忙上前帮忙。
他们仔细选着,一会便采摘到五颜六色的一捧鲜花,老夏捧着鲜花,就如即将约会小情人般兴奋。
雨中我们返程,终于平安回到他们的住处,冬儿欢快地迎来,接过郁金香,果然又是一把搂住了老夏。我和阿秋相视一笑,好一个温馨场面!
和他们告别,回到家中已是夜深,给我开门的女儿说等我回来说晚安。临睡前我们习惯和儿女们拥抱一下互道晚安,有时女儿会顺势在我怀里,说些今天的见闻,交待一下明天或后天我的接送任务。我当然是乐意之至啦!
家有女儿,真好!
imag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