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情缘

一天朋友发短信给我,说她家的宠物猫咪不知何故过身了。短短的几句,带着伤感,如同一个好友离开。我不知如何安慰,朋友是信主的,便在短信里复道:主会照顾好它的。
其实当时便有些感触,只是一直没有时间记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伤感却与日俱增。终于在断断续续的日子里,堆砌着对过去日子的一些回忆。
小时候我家常有宠物,那时还没有宠物的概念。一来那时候家里养些动物也是很平常的事情,猫呀、狗呀、鸡呀什么的,哪个家里没有。乡下亲戚家养了猫和狗,有小狗小猫出生了,我们就领养一只两只的。二来养着它们也并非用来宠的,比如鸡是用来下蛋的;猫是用来抓老鼠的的;狗嘛,用来看看门,也是挺尽忠职守的。一起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时间长了,不多不少的总是会有些感情的。
首先狗确实是很通人性的动物,它们的热情有时让年幼的我甚至觉得有些害怕。每次回家一开门,它便摇头晃脑地打着招呼,然后热情地扑来,哈着热气的嘴在面前晃动着,舌头一会便把我的脸舔了一头的口水。于是很多时候我一回家便立马跳上桌子,以躲避它有些过火的热烈欢迎。相比之下,猫就高傲的多了,平时对你不理不睬的。
事实上,当猫咪有求于你的时候,便是一副狐媚的嘴脸。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猫咪便要到处寻找温暖的我的怀抱。当然我是来者不拒的,因为猫咪柔软的身体也给我带来温暖。每当吃过晚饭看电视的时候,我在椅子上盘腿坐好,轻声唤几声,猫咪便会飘然而至,轻轻踏上我盘好的“暖窝”,在调正好最舒服的姿势后,才施施然躺下。至于多谢的话嘛,猫咪是从来不会说的,最多就是在舔毛清洁的同时,我把手伸过去,猫咪顺便舔几下,让我也感觉一下被恭维的滋味。但有些时候猫咪的要求也挺过分的,晚上睡觉的时候,猫咪居然要和我分享温暖的被窝。我开始是死活不肯,把蚊帐围得结结实实的。但猫咪不断的骚扰,围着床铺不断绕圈,一会是抓挠蚊帐,一会是用它的头蹭我的头,方正是设法不要我睡觉。于是最后我打开城门投降,猫咪得意洋洋地入城钻入我的被窝里。以后猫咪便得寸进尺,常常来光顾。我也就半推半就,与猫咪大被同眠了,直到一天终于出事了!
那时一个冬日的早上,当我一觉醒来伸懒腰的时候,忽然发现身上多了些东西。睁眼一看,我的妈,身上除了昨晚来蹭床的猫咪,还多了几只刚出生的小猫咪!原来是大腹便便的猫咪在我的床上生了,把我的床搞的一塌糊涂。哈哈!当然我们全家都为新生命的来临而高兴,但也因此妈妈命令说我要紧闭城池,否则弄脏了被子我自己洗。
那时还没有对宠物实施“计划生育”,所以后来我们还是把猫咪妈妈送回乡下,乡下地方大些,有更广阔的地方生产,也避免了再次发生令我“惊吓”的事情,呵呵。只留下猫咪仔仔,一只四脚踏雪,长着漂亮白鼻子的小猫公。可猫仔长大后成了猫公,便到处往外跑。我们都知道他肯定是耐不住寂寞了。只是后来每次他回来都是带着这样那样伤痕时,我们便有些替他担心,毕竟他在家里舒服惯了,不知外面世间的风险。终于一天我们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小猫公一去不返。他不是那种有家不回的猫咪,但外间许多的有关有人非法捕猫的传闻,让我们的担心不无道理,终于小猫公一直没有回来。
伤心的离别不仅仅是因为宠物的长大或衰老,人为的分离更让人刻骨铭心。
记得那是运动横行的年代,上头忽然下了个命令,说城区内严禁养狗。家里的狗必须要在限期内交到动物收容所,否则限期过后一旦抓到立刻打死。终于到了那天,我带着家里已养了多年的小狗上街。严格来说是拖着,因为从一出门开始,它便意识到些什么,不肯如同往常般跟着我上街。拉扯着一段距离之后,它挣脱了项圈往家里跑。但无奈回家后还得被我抓住,这次我把它抱起来,它仿佛有些认命了,不再挣扎,乖乖地让我抱它去了 动物收容所 。我不知道它到了动物收容所后的命运会是如何,但我永远忘不了的是它在笼子里撕咬挣扎的情景、它望向我时哀怨无助的眼神。
太伤心了,不写也罢。
后来朋友又领养了两只小猫,传过来的照片,甚是可爱。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