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游拉斯维加斯(终)大峡谷,我们来了

从拉斯维加斯到科罗拉多大峡谷,路程足足有5个小时,用一天的时间来回,是比较辛苦的。但既然来到了拉斯维加斯,世界著名的奇迹大峡谷近在眼前了,哪有不去的道理。于是我们一早(比平时早些吧)便起床,踏上了前往大峡谷的路。

前往大峡谷的道路一马平川的,除了荒漠,还是荒漠。原本经过里德湖的时候,曾经想顺路去看一下著名的胡佛水坝的,但可能GPS的地图没有更新的缘故,我们错过了。但想想也罢,人工建筑怎么伟大也比不上大自然的创造,于是也就潇洒地继续前进。

在笔直的让人开得有些昏昏欲睡的沙漠公路中行驶了好几个小时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些和大峡谷相关的招牌广告,让我们知道,已经接近大峡谷了。但极目远眺,除了一望无际的平原森林外,我看不见大峡谷的影子。继续前行,在穿过了无数的丛林,并爬上了一个高坡之后,我们终于进入了大峡谷国家公园的南缘大门。

迫不及待地走向Mather观景点,我被面前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在平整的悬崖对开,是深深的峡谷,仿佛万丈深渊般,风吹过,也悄然无声了。在峡谷中,是一排排断裂的峭壁,就像被一把大刀切割开来整齐划一。层层堆叠的峭壁,就如千层饼般,各种颜色的石壁,褐、红、粉、黄、灰,在阳光中闪耀着,让人眼花缭乱。被千万年风吹雨打雕凿而成的各种形状的怪石点缀其中,同样是逆风而长的顽强松树也在石壁中延展出优美的姿态,将整个峡谷描绘着更加壮丽。

看远方,峡谷绵绵不断,看不到头。据说大峡谷全长约330公里,宽度从6公里到数十公里不等,最深处可达1824米,将近2公里,谷地河面海拔不到1000米,而谷岸最高海拔可达3000多米。所以,无论是从南缘、北缘还是西缘,没有人能一览其全貌。所以这里也有直升机游览服务,或者从空中居高远望,可以清楚看到坦如桌面的高原上的那道巨大裂痕。

但眼前的这一切,已经足够让我们细细欣赏。那峭壁的蜿蜒变化,那岩石色彩的丰富,那景色的开阔壮美,你是无法用笔墨去描绘,用相机去记录。只有身临其境,亲眼观赏,亲身感受。

许多的游人和我们一般,虽然是冬季,气温极低,但热情依旧地扑向大峡谷。或倚在栏杆旁,伸向这一片广阔指点江山;或登上一块巨石,摆出一副骄傲地姿态留影,就如同国人登上长城一般,成为好汉时的傲气冲天;或是一双情侣,迫不及待地在这美景面前留下爱的印记;或像我们的小朋友般,在峭壁旁的石缝间玩起了捉迷藏——放心,有栏杆在,还是很安全的。

在Mather观景台附近转了一圈,这里有旅客中心。游人在这里可以通过大幅的平面玻璃观赏大峡谷而无需忍受低温和风吹,可以在这里一览大峡谷的全貌——虽然只是个沙盘模型,可以购买一些纪念品,更可以在这里了解大峡谷的地貌来源。

大峡谷的形成主要是由于科罗拉多河的千万年来的不断侵蚀,另外降雨和冰雪融化等的流蚀也对大峡谷的形成起重要的作用。 而大峡谷奇特的造型主要是由于流蚀对质地不同的岩石作用的快慢不同,于是形成不同的形状。大峡谷丰富的色彩则是由所含的少量的各种矿物造成的,富含铁的岩石呈红或红褐色。

大峡谷虽然不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但以其规模巨大的丰富多彩而著称。它令世人注目也是它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的最重要原因,还在于其地质学意义:保存完好并充分暴露的岩层,记录了北美大陆早期几乎全部地质历史。这里记录了550-250万年前古生代的岩石,在那之后的要么没有沉积,要么就已经风化了。所以在我们眼前的,也是一部地球的历史博物馆。

相比大峡谷的北缘和西部,南缘部分开发的比较完备,附件旅馆餐厅齐全,更有一列观光列车开往峡谷的深处,进行更深入的探索。我去问了一下,观光列车一天一班,票是要提前预订的,今天的刚刚出发了。

快黄昏了,我们赶忙开往40公里外的另外一个观景台Desert View Point。太阳逐渐西沉,气温也猛然下降了许多,当我们来到Desert观景台时,温度竟然在零度徘徊!看看建筑物墙壁外那冰挂就知道,那里是多么的寒冷了。

但从这里看去,大峡谷的风貌又是另外一番景致。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科罗拉多河如何在蜿蜒地流动着。要不是亲眼所见,你是无法想象一条并不是宽阔浩瀚的河,居然可是在这地球上逐渐地侵蚀出这一大宏大的景观。大自然的美妙,是我们这些凡人无法想象的。

这里的峡谷更见开阔,在夕阳的映照下,山壁变化着不同的颜色,其中点染这冬天的白色的积雪,好一幅壮丽的山水画!

太阳在峡谷的一边,开始逐渐下沉了,阳光斜斜地打在峡谷的峭壁上,温和地吻别这一片大地。虽然就快冻僵了,但我依然不舍这眼前一幕。天色泛出了美妙的颜色,那是粉、是紫、还是红?红色的山峦延绵出紫色的天空,阳光透过烟霞衬出幻影般的剪影。如梦、如诗?僵硬的身躯里是沸腾的思绪。时间在此刻流逝得如同电影的慢镜头般,并在落日在山边消逝的瞬间凝滞。

天色终于黯淡了,我们在一片暮色中摸黑回程,虽然由于GPS没电的缘故,这一段回程我们走得有点胆战心惊的。但幸好凭着大峡谷旅游图简单的地图指引,我们总算从另外的出口踏上拉斯维加斯的回程。

再见了,科罗拉多大峡谷,有机会的话,我们会再来的。

大峡谷,我们来了

大峡谷,我们来了。

登临望远,苍茫大地。

丹崖层层,色彩斑斓。

临崖独立,悬石孤寂。

风景如诗,驻足不去。

风吹雨蚀,独剩顽石。

古柏瑟瑟,寒风临立。

科罗拉多,穿谷而过。

自然创造,巧夺天工。

雪中赏画,孤山远望。

层山叠霞,如梦如幻。

晚霞夕照,一片丹心。

夜色空蒙,美景渐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