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瀑布,冬的旋律

自然是如此的奇妙。简单如水,由氢和氧这两种世上最普遍的元素组成,自然中最为普通却最不可或缺的东西,却如同孙悟空72般变化——有时晶莹如水滴,有时潺潺如小溪,有时磅礴如江河;时而温柔如雪花,时而冷酷如寒冰;忽然又化身虚无缥缈的雾气,或是悠游于天空中的彩云;当人们需要它的时候,又化作春雨悄然而下,滋润了大地。

但雨下多了,便有些扰人。所以当多雨的温哥华忽然间一片晴空的时候,人们如同土拨鼠般纷纷出动。刚刚之前下过雪,所以清朗的天空格外的蔚蓝。当我们开着车走在海天公路时,那心情也如同这蓝天般灿烂。

冬日的海天公路别有一番景致,海湾依旧深邃迷人,但两岸连绵的高山都披上了一件雪白的衣裳,在阳光照耀下格外的耀眼。如林先生所言,这雪一下,把这世界都简单了,景致纯洁了许多。温暖的太阳加速了融雪的速度,路面有些水雾。车子在路上慢慢开着,不时溅起水花。路经布朗宁湖(Browning Lake)时,发现湖面有部分都给薄薄的一层冰覆盖着,公园的停车场是厚厚的一层雪,看来最近的一场雪不小。

不一会,夏农瀑布(Shannon Falls)到了。公园的停车场也是厚厚的一层雪,看来是没有人打理。我们来的时候是兴冲冲的,没有准备也没有想到这里的雪是这么的大,温哥华那边可是最后的一滴雪还没下到地上便消融化掉了。就这样,我们穿着不厚的外套和波鞋踏入了雪中。

冬天的公园不对外开放,怪不得没人打理和铲雪了,但也显出一片的空灵。厚厚的雪反映着阳光,柔润如雪糕般的质感,一脚下去,居然有20公分的深度。公园里人不多,就几个来踏雪的人。远远仰望上去,高高的夏农瀑布就在一片雪白的山崖中飘出。在网上看过别人于去年12月拍的照片,瀑布的边缘业已结冰,成为冰瀑。现在已是冬将去春将来的时候,故此瀑布还是非常的流畅。和夏天的不同,背景的黑色山崖被雪覆盖,黑白分明,煞是好看。

我们踏着厚雪走入步径,树梢不是有雪粉或水滴下,看来融雪不断。我们把外套紧紧裹着,深一步浅一脚地蹒跚而行。河中流水依旧,只是乱石都盖着厚雪,看起像一个个雪糕,不知溪水里是否还有游鱼?

公园很静,我们在耀眼的雪地中走了一圈。斑驳的树影投在洁白的地上,一行行人们踏雪的脚印穿插其中,仿佛五线谱上跳跃的音符。这不是冬天的旋律吗?由夏农瀑布奏出,哗哗的溪流、不时滴答而下的融雪伴和,踏雪的人们参与其中。好一曲恬静和谐,这和谐是发自内心、纯粹自然而然的。

让我们静静享受这冬日带给我们的美妙旋律吧。

雪中的夏农瀑布

一片厚雪覆盖的公园,恬静。

小溪潺潺。

连巨大的史坦沃姆斯峰,也披上了银装。

踏雪其中,乐趣无穷。

融雪形成一股股小瀑布。

海天公路上,仙境处处。

海连着天,由雪线把它们分开。

天高云淡,风景无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