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菲沙河同欢

岁月由初夏的太阳洒下,汇入菲沙河的习习水波中,微风吹过,泛出命运的涟漪。河边的栏杆已久,陈酒般的褐色,泛着古旧。

但它的名字却带个新字,New Westminster新西敏,谁曾想到这是卑诗省最古老的城市。河边的明轮船证明了一切,不管它上面作19世纪装扮的人是否在做秀。

与菲沙河同欢

菲沙河上的明轮船

坐上船去兜兜风吧,菲沙河的秀美和微风轻伴的沉醉,值回那张不菲的船票。或沿着河畔的木板路去寻觅它历史,吱吱的声声韵味,引发出人们的好奇。

今夜的人们热情非凡,Celebrate the River,他们要与河同欢。平日静谧的木板路上,踏出了探戈的舞步,奏出了吉他的欢唱,夏日嘉年华的乐曲,在此奏响。

漫步河边,感受菲沙河的呼吸。它的生命,和卑诗省同在。那些芳菲的小草,见证着它的历史。日出日落,流水无声,浮木无语。每年游出大海,又奋力逆 流 而上,三文鱼壮怀激烈的故事,只能让人唏嘘。不知河畔那些鲜艳的小花,有否为它们的故事留下纪念?这些,悠闲的人们大都知道的。即使不知,沿河设立的导游 说明,会告诉菲沙河的一切。或倚栏眺望、或窃窃私语、或大方牵手、或笑语融融、或嬉戏追逐,不同肤色的人们在享受相同的自由。

黄昏的菲沙河

黄昏的菲沙河

这自由来自永不停息的菲沙河,它大方地和人们分享一切,包括清新的空气和暖暖的 夕阳。晚霞渐渐加重了河畔山峦间的渲染,羞涩的色彩更撩动了人们对菲沙河的喜爱。华灯初上,凉风习习,歌者激昂献唱,观众舞动节拍,入夜的河畔拼发出了最大的激情。

忽然一声炸响,焰火升上半空,在菲沙河上映出耀眼的图案。在人们的欢呼声中,接二连三的烟花四处奔放,燃起许多对生活的向往。此刻点上一根蜡烛,许下美好的心愿,在璀璨的烟花下,在奔涌的菲沙河畔。

来吧、走啦,日出、月落,秋来、冬去,岁月又被弯月从菲沙河中升起了,那些对命运的记忆。唯有奔腾不息的河水,向远方的大海流去,一如既往。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