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到永远

清明,一个雨迷蒙、泪沾湿的时节,一个寄托对先人思念的时节。
在雨迷蒙的日子里,一束鲜花、一段回忆、一丝怀念、一种情绪,都化在无边的思念里,
随着细雨和泪花,参透入了泥土里、大地上,并向先人传送今人的信息,如果可以真的传送得过去的话。
虽说生老病死是一种自然的定律,但每每遇到这种刻骨铭心的时刻,总让人黯然神伤。记得外婆离世时,我是用一场嚎啕大哭来宣泄着那一刻的心情的。然后,思念让过去那些温暖的时光重现,慢慢抚平了我心中的哀痛。于是,在和她告别时,我是怀着欣慰的心情——外婆毕竟是以88岁高寿安详地离开的。我坐在她的身旁,一边烧着金银箔纸,一边细细端详她的脸,曾饱经沧桑但永远是那么慈祥,此刻永远定格了,往日只能从思念的记忆中寻觅。睹物思人,有时经过唐人街,会不自觉地去买一包儿时外婆常给我们买的嘉顿饼干。看看依旧的包装、尝尝依旧的味道,香甜中带着苦涩。常常思念,记得去香港探访她,和她挽着手逛街,去茶楼喝茶,一如外婆去我读书的大学探我时的情景。此情此
景,已成追忆,但每每思念,总是泪眼朦胧、不能自己。外婆信奉佛教,每经过列治文的观音庙,并不拜神的我也会去上一道香。借着这种沟通方式,希望外婆在遥
远的地方,也能接收到我对她的思念之情。于我,也是一种寄托的方式吧。凭着思念,我感觉她就生活在我的身边。
前些日子又一次经历了生离死别,感同身受校友的离别和他家人的哀伤。坐我身旁的妻子多愁善感,不多会便成泪人。但正如他的挚友所言,他是幸福的,因为他有着幸福的一生和家人。即使他离开了,他的家人和亲友会永远记住他。以后的日子,也会常常思念着他的。我想,一时半会间就让他的家人从哀伤中脱离出来,那是不合情理的。也许,在一些日子之后,
时间会慢慢抚平他们的伤痛。逝者如斯,人总会有一别。他的家人会明白这点,生活还要继续。将来,思念就会成为他们寄托的一道桥梁。不过记住,这思念应该是温馨感动、和暖人心的。有着思念,他将与大家同在。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风雪天,也是和善的一位校友离开了我们。同样,他也是幸福的,因为他的家人和亲友们对他始终是不离不弃。作为对他最好的思念,他们将他的作品以及人们怀念他的文章结集出版了,并在他的家乡举行了隆重的发布仪式,我们远在温哥华的人们已经看到过那时的盛况。现在,这本结集《思念》的发布会将在周日于温哥华举行,我们可以通过此次发布会寄托今人对先人的思念。通过人们的怀念文章,更好地了解他的生平。通过他的作品,更好地感受他的思想。
通过一本书,把今人对先人的思念铭刻在文字里,并传诵永远。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