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公路秋色赋

 

离2010年冬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究竟组委会的准备工作做好了没有?海天公路的扩建工程进行得怎样?举办城市Whistler的场地准备得怎样?这些都是我们大家关心的问题。为考察组委会的工作进展,我们决定去Whistler一趟。

哈哈,以上纯粹是与政治无关的说笑!实际上是正遇着感恩节长周末,我们想出去玩玩而已。主要目的是想看看秋天下的海天公路,会是如何一番的景致。

海天公路指的是从Horseshoes Bay到Whistler的一段Highway99,由于这段公路一边是海,一边是连绵的高山,所以又称Sea to Sky Highway,好浪漫的名字。

星期天天气很好,秋风送爽,我们沿着海天公路向Whistler方向进发。一路上虽然遇到许多的道路工程,但总体上通路还是十分的流畅。既然是著名的观景公路,海天公路沿线上有不少的省立公园,我们先来到Murrin Provincial Park,那里有个小湖叫Browning Lake,就在公路的旁边,湖水很静很平,一行丛林把繁忙的公路和这里幽静的世界隔开了,我想在那里垂钓该是很写意的。据说这里附近有许多的攀岩步道,但对于我们来说,攀岩这玩意想想也罢了,因为今天我们是作逍遥游的。

于是我们继续悠闲地往前走,由于道路工程而减慢的行车速度正适合。道路弯弯曲曲的,我们紧贴着右边陡峭的石壁前行,左边的海湾若隐若现,对岸的山峰起伏连绵。秋意渐浓,翠绿的丛林开始多了许多不同的颜色,黄的、红的、褐的,有时一片,有时独立一株与众不同。

很快地,我们抵达另一个省立公园Shannon Falls Provincial Park。刚入公园的入口,便听得隆隆的水声。从入口处走没多远,抬头便仰望到一条银带从高高的山上,不,应该是仿如从天上飘落下来。335米高,位列BC省第三高的夏农瀑布果然名不虚传。介绍上说瀑布的溪流是来自冰河,所以春季融冰的时候水量最大。而此时的瀑布或是她最温柔的时候,从山下远远望去,犹如天上仙女遗留下的洁白丝巾,挂在山间。遇着文雅之士,想必会诗兴大发,吟道:“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而在瀑布之下,小溪旁边,公园还设置了野餐区,我们一边吃着自做的寿司,一边欣赏着这百尺银带,淋浴着被太阳晒暖的秋色,何其Enjoy!

从Shannon Falls Park的密林之中,远远可以望到一座巨大的山峦,孤立于大地之上,气势磅礴。有步道抵达那里,但看看说明,乖乖,好几公里的路程还要爬高500米。这不符合我们逍遥游的原则,只好吞吞口水,驱车跑到它的脚下瞻仰一下这世上第二大的独块花岗岩巨石:高达700米的史坦沃姆斯峰(Stawamus Chief)。好家伙,深灰色岩体更突兀出它的高大,不愧是攀岩者的胜地,等我们的小孩子们长大了,再来征服这巨人。

继续向北Sea to Sky,沿途美丽的雪峰和冰川缓慢了我们的脚步,我们禁不住又在View point停下了,此刻的蓝天是如此的洁净,阳光照耀下的雪峰闪闪冰川耀耀,凝视着这蓝和白的天作之合,我不知用何词汇形容这种宁静和平和。据说这一带常可看到鹰,但我们无缘,要是能看到雄鹰展翅,在蓝天白云中间划上一道弧线,那该多美!

虽没有翅膀,但幸好人类发明了汽车,这不,才一会的功夫我们便来到了Brandywine Falls。形状有点像我们之前在黄石看到的Tower Falls, 溪流遇到一个突然凹入的峡谷,形成70米高的瀑布。我不大明白它的名字跟白兰地酒有何关系,是否这流水也会喝多了,糊里糊涂地就一头栽入这深谷。我从观景台往下一望,哎哟,这下可摔得不轻呀!沿着峡谷一路望去,这边风景独好,远处的雪山、翠湖、秋树、流水,绘出一幅优美的图画。

边走边看,傍晚时分,我们抵达Whistler。这个著名的滑雪胜地此刻没有旺季时的热闹,却十分适合我们这些不好运动只想悠闲的旅人。沿着99号公路,分布着高山和湖泊,城镇和度假村依傍在山下和湖边,形成了一个旅游的热点。雪峰下秋色片片,湖边秋风阵阵,我们穿梭于大街小巷,寻找着醉人的秋色。明天的感恩节,是为了感谢上天赐予的好收成。虽然现在时局动荡,世界金融一片狼藉,但能有机会来到这世外桃园,我们可以暂时离开这昏乱的世界,我们是要感恩的。晚上我们一家人回到度假屋,我们带了火鸡(髀),开了冰酒和火炉,暖暖地一家人在一起。幸福就是这样随手可得,我们是要感恩的。

第二天果然如天气预报说的,下起了雨,但比预报的要大。于是周围便笼罩下一片灰灰的雨雾之中。懒散地起了床,上网看看朋友的blog,发些comments。他在怀念着家乡的美味佳肴,搞得我肚子直打鼓,赶紧找吃的。

继续在Whistler游荡,Whistler Village里的建筑很有特色,红墙绿瓦的,很是精致,街上载了许多枫树,红枫此刻红得艳丽,经细雨的洗刷后更显娇艳欲滴。背后的黑梳山(Blackcomb Mountain)烟雨凄迷的样子,让人看得迷茫。迷茫的我们在街上乱跑,一不小心便上了山。沿着盘山公路拐呀拐,看见前面有辆车子也象我们般摇摆不定,心想也是迷途游人吧,便跟着它看看它往何处。原来这是一对老者,他们去到一个工地旁,问过途径的司机,然后告诉我们,原来现在整个山变成了一个大工地,许多地方都在基建之中,不能上去。至此,我们只好放弃“登高望远”的念头了。

在镇上逛了半天后,我们踏上返程。雨仍是密密麻麻的,由于湿度大的关系,海天公路上变成了雨和雾的世界。此刻Sea to Sky当中的蓝天已失去了踪影,高山和秋色也躲在云雾里,偶尔露峥嵘而已。但景致有另一番的趣味,一切变得云里雾里,仿如在仙山中行走着,车开慢了,小心了,可以慢慢地享受那种“雾里看花、水中赏月”的乐趣了。

车过Squamish,路边一个巨大的牌写着“Outdoor Recreation Capital of Canada”,好大的口气!不过以她的周围有那么多户外旅游的公园,确实也值得她这般的骄傲。本来我们想去West Coast Railway Heritage Park,带小朋友们去看看那里不同种类的火车,没想车到公园里,他们却睡着了,唯有下次再看了。

雨雾跟随着我们继续走着,How Bay在云里雾里若隐若现,对岸的山峦浮在云雾当中,墨色时而凝重、时而轻巧,画面充满着中国水墨画的韵味。我们努力想把这美丽的画面重现,无奈即便是米芾重生,也会迷茫于这茫茫的烟雨之中,而不知如何去写他的米家山水了。

忽然想起,此刻还会有勇士在攀登着那些高耸的岩石吗?若有,那他们真值得我们的敬佩。人生就如攀岩,有不同的步道可以选择,有些短些,容易些,有些长些难度大,但往往是那些经得起考验的人们可以攀上顶峰,从而一览众山小。

所以古时欧阳修写《秋色赋》: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憟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有多凄凉就写多凄凉,其实萧条的是他那时的心境,当你心境平和时,即使你看到是朦胧一片,你也能发现其中的朦胧美。所以用美好的心情去看秋色,你会发现秋色想有多美好就有多美好。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海天公路秋色赋

  1. BC省,不知是否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但是最佳的避世之地。我初来的第一年,为了安定自个可能的“左摇右摆”的心情,除了投入这里美好山水中,还有长时间避开来自大洋那边的一切新闻,消息和思维影响,作暂时的避世,日子长了“安心”下来的效果也就来了。
     
    那是享受啊,因你们有这么平静的心境!

  2. 既来之,则安之。而且既然这里有美好的山水,何不享受享受。虽然我们现在仍要为口奔波,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们可不想在物质生活下降的同时,精神生活也没有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