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之旅2008

早就听闻黄石公园的大名,因为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的缘故,那些美丽的彩池和喷泉一直是我们向往的地方。经过几个月的准备和期盼,我们终于出发了。

黄石公园位于美国Montana、Wyoming和Idaho州之中,离温哥华有将近1500公里的路程,由于我们选择开车过去,而且预定的度假屋有齐煮食的设施,所以我们决定先去美国准备好食物,然后到度假屋时可以开炉煮食,免得到外面吃,一不健康,二来挨宰。

我们的路线是从Vancouver出发,先在靠近边境的Birch Bay住一晚,准备好以后几天要煮食的食物,然后沿I-5公路转I-90公路一直向东,在Idaho的Coeur D’Alene逗留一晚,再跑一天的路然后抵达West Yellowstone,在黄石公园和南边的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玩两天后折返沿I-90回程,在Spokane住一晚后再经2号路游览Dry Falls和Leavenworth(即德国村)后返温哥华,全程接近3500公里。

选择Birch Bay是因为她有一些我们喜爱的天然食材,想象着如能带上几只象拔蚌上路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于是在欣赏过Birch Bay美丽的日落,并美美睡了一个好觉之后,天一亮我们就往海滩去了。此时正是潮退之时,海滩上已有一些辛勤劳作的人们,虽仍是夏季,8月底早晨的海水还是有点冰凉,但并不妨碍兴奋的我们向海滩的尽头奔去。我们一边找寻着象拔蚌的踪迹,一边扫荡着没来得及随潮水退走的一些傻家伙如螃蟹和扇贝等。在走了十来分钟,除了捡到一些扇贝和抓到一只正在睡懒觉的螃蟹外,我们一无所获,难道仅仅带这些和昨天收获的蚬上路?正当我们有些失望地往回走时,同行的一个小朋友眼尖,“看,那里有水喷出来!”这可是一个信号,它告诉我们那里有象拔蚌,我们赶紧上前,看见这家伙正一边喷水一边把它的象鼻往下缩呢。我们拼命地往下挖,好家伙,当把这个伤痕累累的象拔蚌拔出来时,所有人都乐开了花。开了这个好头,我们又一下子挖到了第二、第三只。要不是我们还要赶路,我想大家是不回轻言收兵的。

 

有了象拔蚌,我们底气十足,在稍作加工后,我们带着买好的和抓到的一起上路了。黄石公园,我们来了!

头一天我们有700公里的路要走,幸好一路上风光不断,有清澈的湖、巍峨的峡谷、还有美丽的山花做伴,所以旅程不会太闷。中午在小镇里找了个带湖景的公园吃饭,这下子带来的焖烧锅发挥大作用了,早上下锅的饭此时焖得正好。吃着热饭,从中国来的朋友高兴地说:“真不错,这感觉好极了!”

到了黄昏,我们进入Idaho州的境内,来到了我们要住宿的地方:Coeur D’Alene湖。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吹捧”,这个湖是世界上最美的五个湖之一。其他几个湖我们不大清楚,但可能近傍晚天色已暗的缘故,我感觉她并非想象般美丽,我们在湖边看了日落,比Birch Bay的黄昏还差些,但湖水是清澈透亮,静静的湖面泛着微微的波浪,以一个安详的姿态欢迎我们的到访。

第二天醒来,听得沙沙的雨声,从度假屋的阳台上看去,旁边的Coeur D’Alene湖笼罩在一片灰灰的云和雨之中,不禁有点失望,这鬼天气!可惜我们是一帮匆匆的旅者,要不泡一盏茶,听听雨、看看湖也是很写意的事情。匆匆的我们匆匆地赶往湖边,趁着天开始放晴,我们慕名来到号称是世界上最长的人行浮桥上。大家兴致勃勃地踏上这条环绕湖岸游船码头一圈的浮桥,说要围绕这世界之最走一遭。我可没有这兴致,反而是湖边那些海鸥引起我的兴趣,于是拿起相机追着它们一阵猛拍,直到它们累了,我也累了。

 

继续东进,很快便进入Montana州的境内,路况很好,不知不觉间很容易就超速了。幸亏警察抓的是别人,于是一路上便小心翼翼,一来怕超速,二来怕在大直路上打瞌睡。反而是坐在副驾驶位的太座一路很忙,拿着相机隔着车窗一路乱拍。我说这车窗太脏了,一路上车窗可是粘了不少勇敢者或糊涂者(那些飞虫)的尸体呢,但打开窗有不成,风太大了。她可不管,说外面风光那么好,先照下来再说,反正是数码的,不要的回去删除就是。我想,乖乖,幸好相机有8GB的内存,可以让她慢慢消耗。就这样一路拍着走着,越来越靠近Yellowstone了,路的两边开始呈现出大片的草地,群马或群牛也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忽然,我们注意到右前方出现了几只鹿子,该是妈妈带着孩子们出来觅食。它们的反应太快了,我们刚把车子靠在路旁,它们已警觉地离开了开阔的草地,跑进了树丛之中,只留下我们对着相机里它们模糊了的身影叹息。不过这已让大家很是振奋,要知道,黄石公园里还有更多象它们般自由自在的动物在等待着我们呢!

 

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了位于黄石公园西门的West Yellowstone。天已全黑了,小镇里也泛起了彩色的灯光。这是一个旅游小镇,街上商店琳琅满目、五光十色、游人如鲫、热闹非常。但疲惫的我们无暇其他,只是赶紧找到度假屋,赶紧Check In,然后赶紧在游泳池关门之前“冲”进去,“跳”入Spa池里,“Cool”,一天的疲惫立马全消,舒服极了!

早上起来,从West Yellowstone一出来便到了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的西大门,每车25元的门票可以在黄石公园和南边的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玩一周,认真超值。一入公园我们便遇到动物性塞车:三只Mule Deer(长耳鹿)要过马路,我们只好等它们过了才进行上路。园内基本限速在25或35miles(相当于50到70公里),可能也是为动物们的安全着想吧。拐过Madison路口后,很快我们便见到远方有多处地方正在冒烟,不过这不是森林大火,而是黄石有名的地热景观,那些喷泉和彩池离我们不远了。但很快我们的视线便给一只Bison吸引住了:这是一只巨大的野牛,目中无人地悠然漫步,全然无视周围一大堆其他“动物”的大呼小叫,以及那些“动物”所驾驭的汽车,横跨过马路,慢慢向远方走去。

目送野牛远去,很快我们便来到第一个景区:Fountain Paint Pot,这里有大大小小许多的Geyser(间歇泉)、Basin(盆地)、pot(我想译作彩池比较合适)等等,都是地热形成的产物,反正到现在我还是分不清这些美丽东西的称谓。它们安静时,可以是个Basin,但喷发时又变成Geyser,所以有些名称是两个都有。但又弄不明白有些有叫Pot?而奇怪的是,明明两个池靠的很近,偏偏样子却大相径庭,一个色彩呈梦幻的蓝色,一个却是冒着灰灰的泥浆。一边看着,一边想着,忽然被路旁的巨响吓了一跳:好家伙,原来是两米开外的Great Fountain Geyser喷发,地热储存的能量到一定时候要爆发出来。先是喷出半米高,然后是1米,短暂休息后再全面爆发,一下子蹦到近十米高,冲起的浓烟笼罩了半天,水花洒向我们。我们躲避不及,幸好那水花不是烫热的。然后附近的好几个间歇泉也凑起热闹来,看来它们是一伙的,象开街头音乐会般,来个全体大合奏。难得碰到间歇泉喷发,我们如同中彩般兴奋,在它们的伴奏下,高兴得手舞足蹈。

等我们清醒过来,我们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原来计划两天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提高一下流连的速度才行,于是赶紧往下一站出发。

不远就是另外一个景区:Midway Geyser Basin,这个景区原不在所谓的网上评选黄石十大景区之一(权威性有待考证),但我想既然路过,那有不看之理,于是拐了进去。那里分布着好几个椭圆型的彩池(Basin),清清的Firehole河从旁流过,我们跨过Firehole桥,发现幸好我们没有错过这些美丽异常的彩池。我不知如何形容那些颜色,那些绝对画家们梦寐以求的颜色,蓝的透彻、绿的纯净、橙的鲜明、褐的沉淀,一圈圈、一层层堆叠成虚幻的图案,水汽漫铺于其上,山的倒影、树的倒影以及迷幻的烟雾若隐若现,人走在其中,如同在光影陆离的仙境里漫步。特别是最大的Grand Prismatic Spring,无不为它的美丽而倾倒,为它的优雅而赞叹,为它的出现而困惑:难道真的是玉皇大帝的翡翠盘子失手掉落了人间吗?此时此刻,真切感受到何谓“此景只应天上有”了。

看完彩池,我们便来到著名的Old Faithful老忠实间歇泉景区。它可以说是黄石公园的地标,以定期喷发而著称于世,人称老忠实。不去看老忠实,就不算来过黄石,它俨然成为一种黄石文化的代表。当我们来到景区,也深深感受到这种氛围。这里车多人多,离预报的喷发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便已有不少的人围坐在老忠实的周围等候着。看来它的Fans还真不少,自然包括我们这一帮了。时间还早,我们便在老忠实景区周围游览,那里也有不少的小巧玲珑、各具风格的间歇泉和彩池,有的如火山口、有的象耳朵、有的两两相连、有的相映成趣、有的灰不溜秋、有的色彩斑斓、有的在冒泡、有的则在“叹”气。不知不觉间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有几分钟我们来到老忠实前,那里已严严实实地围满了它的忠实拥趸。12点44分,老忠实果然准时喷发,大概最高有三十米吧,但时间只有几分钟,老忠实便歇息去了,给人有点名声在外的感觉。

离开老忠实,我们向南行暂时离开黄石公园,因为计划中我们要去南边的另一个国家公园Grand Teton大提顿。我们沿着林中山路缓缓而行,一路由于限速的关系(只有25miles),车开得有点昏昏欲睡了。幸好中间经过Lewis Lake和Lewis Falls,漂亮的瀑布和流水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大提顿公园在黄石南边约百余公里左右,不算远,但由于公路的缓慢,人又有点打混沌了。

忽然,远处隐约出现一排山脉,从地表拔地而起耸立有如万丈,哦,那形容有点夸张,但几千英尺是有的。由于山峰的相对高度大,显得特别的高耸挺拔,这就是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了。我们遥望着这排山峰前进,终于来到了一个很大的高山湖的旁边。Jackson Lake到了,依傍着这排以大提顿山为首的俊峰,清清的湖水显得特别的温柔,湖边的矮树和野花衬托起美丽的前景,可惜还是无缘看到巍巍高山的倒影。

沿着Jackson湖走着,一路是湖光山色,但景色没有什么变化,走着不禁有点单调。忽然前面一排大山挡住了前面的去路,只剩下山下的树林里隐约有条小路可走,我们的车队一下子隐没在深林之中。这是一条单行道,两旁尽是密密的树林,连阳光也淹没了。感觉走了很远,不知道尽头的时候,前边透出一簇阳光,然后渐渐开朗起来。拐个弯下了坡,前边居然是个湖!这该是珍妮湖(Jenney Lake)了,我们来到湖边,太阳很猛,透绿的湖水很清。猛烈的阳光透过山峦打在湖面上,泛起粼粼波光。大人们忙着看风景照相,小朋友们也终于可以在湖边玩玩水,扔扔小石头了。虽不是仙境,但兜兜转转来到这个美妙的地方,对着这般恬静的风景,心情可以很是放松了。

从Grand Teton回程,心急的我们很无奈地开着或35或25miles的时速望黄石赶。说实在的,这段路唯一的风景可能是那些被1988年那场大火摧毁过的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残林了。只见原本很茂盛的深林消失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还残留着黑黑烧过痕迹的树干,如警告牌般向人们昭示着深林大火的威力。不过我想这也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吧,看着这些仍然挺拔的秃林,虽然不知它们的生命是否依然延续,但还是不禁有了些敬意。

近黄昏的时候,我们回到了黄石公园的一个景点West Thumb。这又是一个由Geyser、Basin和Pot组成的景区,不同的是它靠近黄石公园最大的黄石湖。太阳渐渐西沉,暮色下大大小小的彩池静静地倒影出小树的优雅或者落日的迷蒙,湿润而温柔的水汽轻拂着我们的脸,我们在弯弯曲曲的木桥上漫步,和附近同样悠闲的一只长耳鹿打着招呼,然后轻快地走向黄石湖畔。在红霞的映照下,湖对岸远山落得一片绯红,把黄石湖装扮得格外的娇媚。湖中一大群的小水鸭引起了大家的兴致,它们先是汇集在一起成群结队的,一会又分道扬镳了,看着它们在水中悠然嬉戏那份快乐,连湖边的我们也感染了,我们把脚步放得最轻,生怕惊动了它们的悠闲。

回度假村的路上,天已开始黑了,开着车灯在黄石的路上跑,需要的是“小心”二字。在路上我们遇到有可能刚用过晚饭出来“溜达”的野牛,大摇大摆地占着一边车道,悠悠地在我们车旁经过,看着它在眼皮底下慢慢走着,连它仿佛忧郁的眼神都看得一清二楚的,我可是有点儿害怕了,怕把这个巨大的家伙激怒了,大气都不敢吭一声。害怕的还有在黑黑的路上忽然前方车灯下闪过一只好像狐狸般的身影,就差一点车子就没把它辗死。后来后面车子的同伴证实这是一只狼,乖乖,这下子整个清醒了许多,瞪大眼睛注视着路面,不敢有一丝疏忽,直到安全抵达。

旅途的又一天从黄石公园的晨曦开始,万里无云的晴空开始给人烫热的感觉。这天我们主要游览黄石公园的北半部,头一个景点是Norris景区。我们一看导览图,便有点懵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景区,我们这帮有老有小的走起来可是吃不消的,而且我们的时间表也不允许。于是我们只有隐痛割爱,选择了走最小的那个圈,其他的两个大圈留待以后重游吧。与其他的景区又不同,Norris景区的特色除了Geyser和Basin外,它还有些彩色的小河,那些因为地热和细菌侵蚀形成的地貌与彩池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趴在布道的木桥上细细观察,那种如同琉璃画般的美丽是无法形容的。那里还有许多的小喷泉,其中有个还是双喷头的,大家觉得有趣,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了,什么时候这两个喷头会合在一起呢?

时间紧迫,我们继续开路,但我们却一路走的很慢。为何,因为总是有些Viewpoint(路边的观赏点)吸引我们停下来。山路上那些咆哮的瀑布、陡峭的山壁、嶙峋的怪石、奇特的松树以及烂漫的山花,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吸引着我们的眼球,消耗着数码相机里的内存。

走走停停,总算我们到达了位于黄石公园北边的Mammoth Hot Springs(巨象温泉)景区。这也是黄石很出名的景点,与国内的黄龙类似,也是由沉积岩石如梯田般层层叠叠组成,不同的是,这里规模大的多,而且还有温泉,自上而下,流经这些奇异的台盘,热腾腾的水汽笼罩着这些或白色或黄色的盘石,老树枯木盘桓其中,芳草菲菲,流水潸潸,形成一幅如同油画般色彩鲜明的风景。我们行走于木板布道上,穿梭于其中,或上到最上层,俯瞰整个盘地的层层梯田,或抵达底部,仰视盘顶巨石,看烟幕缭绕,水气腾腾。处处美景目不暇给,不禁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在温泉景区附近的野餐区用过午餐,稍事休息后,我们继续沿着山路往东行走在高山峡谷中,我们经过三级跳的Undine瀑布,穿行于Tower-Roosevelt峡谷之间,从高处看峡谷中川流不息的溪流,正是这些不算澎湃的溪流,硬是在高山中开凿出这个奇特的景观,峡谷中整齐排列的岩石让我们不敢相信这是天然而成,峡谷底部如定海神针般的石林却又参差不齐、风格回异。而Tower瀑布更是这些奇观的综合体现:只见溪流冲出峡谷,挤过密密的石林奔流而下,跳下40多米高的悬崖,即便粉身碎骨也毫不犹豫。

黄石的风景不断,刚从一个峡谷出来,很快地我们又进入了另外一个峡谷:著名的黄石河开凿出的Grand Canyon of the Yellowstone黄石大峡谷。如同看电影一般,我们进入故事的又一个高潮了。从Artist Point观景台遥遥望去,高达94米的下瀑布气势澎湃,水气蒸腾。在下午的阳光照射下,黄石河上水光粼粼,峡谷两边黄、白、褐、朱等彩色峭壁炫耀着绚丽的色彩,青翠的松树点缀其中,整个峡谷如同一幅精彩绝伦的彩墨山水画。转过身来,细看近处峡谷上的各种奇树怪石,又是不同的感受,那真真不正是各种盆景的放大版嘛。看,这边有雄鸡一唱天下白,那边有苗条少女亭亭玉立,你想象力够的话,这里可以有好些故事可以演绎。离Artist Point不远,是33米高的上瀑布,刚看过宏大的下瀑布,上瀑布就显得不是那么有意思了。但我在那里发现有一条步道可以抵达下瀑布的底部,但由于时间不早了,有些人也开始想着回住处了,走这条布道又可能会花费一些时间。怎么办,正在问路人时,一个同伴跑来问,有什么看,我说:去下瀑布底。哇!好呀,去不去?或者跑下去,可能不用多久?导游图上说只有500英尺,该不远吧。不如我们先跑去看看?好!于是,头脑一热,我俩便沿着崎岖的山路往下跑了。

跑了一半,有点不对劲了,上来的人怎的个个都慢慢悠悠的,看着我们两个跑下山的人象看疯子似的。赶紧问人,她说下面还要走几十层楼高的铁梯下去。乖乖,跑到半路了,怎么办,硬着头皮继续吧。

于是沿着铁梯继续,这次不敢跑了,而是小心翼翼,不知下了多少级,远远便听到轰隆的水声,再走进些,看到巨大的下瀑布从天而降,抛下奔腾的水流扎入黄石河,腾起巨大的水幕,在阳光下映出一道彩虹。我们终于可以近距离的观赏这雄伟的瀑布了,而我们发现这瀑布的水居然是绿色的,在阳光下,如翡翠般的通透。我们边喘着气,边欣赏着瀑布,边赶紧打电话通知其他人下来看。却发现手机怎么打都是不通,匆忙间我们又忘了带对讲机,这时我们才知道犯了一个违犯纪律的错误。于是我们赶紧拍了照片和录像后往回赶,抬头一看,惨啦,我们要爬好几十层的楼梯!下楼容易上楼难,我们只好一步一个脚印咬紧牙根往上爬了。终于回到停车场,自然我们遭到了“世人”的诘难了,什么不打招呼,不带对讲机,不遵守团队纪律,还有我们俩是司机,车钥匙在我们那,结果他们连车子都不能进,只能在停车场干等,还让他们担心等等。当我们解释下面风景很美所以下去时,却惹来了更多的口诛笔伐:那为什么不带我们下去?惟有赶紧低头认错,以熄众怒,然后乖乖地倚着众人的指示回程了。

黄石黄昏的路总是跑的慢,如昨日一样,回程中我们又遇见一些鹿群以及同样是大摇大摆的野牛,同样低着头,同样是大咧咧地在公路上招摇。我们说笑道这家伙是否昨天那个,受薪按时出来做Show的。当然,别忘了黄石的落日也是美丽的,我们靠在一棵枯树旁,拿起相机对着如咸蛋黄般的落日,记录下它从树丫山峦之间慢慢坠落的过程,却不想有人黄雀在后,也把我们的背影给记录下来。

两天的黄石之行过得很快,我们有点不舍,临别前还去了West Yellowstone里一个关于熊和野狼的博物馆,拜会了在公园里没有遇见的熊,然后加满油,踏上了回温哥华的旅程。

我们基本沿着来路I-90公路回温哥华,但回程中我们也顺道看了一些景点。在下午时分我们来到位于Deer Ledge小镇的Grant-Kohrs Ranch National Historic Site,这是一个原来由德国移民经营的大牧场,后来卖给了政府,现在成为国家遗迹供人们参观。我们到的时候,工作人员就快下班关门了,但他们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这帮远方的客人,带我们参观了保留完好的牧场主人的豪华古老大屋,带小朋友们看了牧场里的小鸡和小猫,还让他们去喂牧场里的小牛。小朋友们显得欢欣雀跃,亲切地叫着小牛的名字,个个温柔得好像小牛的妈咪。牧场的女铁匠还向我们演示了如何打造一支铁钩。不过吸引我的却是屋角一个用中文写着“铁匠”字样的牌子,可能是华人参观的多,他们也要赶上世界潮流了。

这晚我们在Washington州的Spokane市住下来,第二天吃过酒店丰富美味的自助早餐后赶紧出发。旅程的最后一天了,我们准备顺道游两个景点,所以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永远是不够的。

从Spokane出发我们走的是另外一条2号公路,沿途我们经过大片大片金黄的麦田。没想到麦田也可以这般美丽,艳丽的蓝天底下,成熟了的麦田是金黄色的,收割了的是褐色的,这一片几种颜色相间者,构成美丽的几何图案。而我们行走在黑色的柏油路面上,穿越这一片金黄,指向那蔚蓝的天空,一路上,你不会觉得单调。

接近中午时分,我们来到Grand Coulee Dam。这是一个大坝,坝不算很大,倒是大坝后面湛蓝的湖水、蔚蓝天空中的朵朵白云以及岸边那些灿烂山花更吸引着我们。趁着停车场只有我们三辆车,于是我们整个车队也来张大合照,嘿!还真有点气势。

离开大坝向南,我们预计下一个点是Dry Falls。没想到途中的美色却让我们的车队滞留了不少时间。原来这一段路我们经过的是一段大峡谷,两岸峡谷高山连绵、奇峰突起、怪石嶙峋。峡谷中是狭长的Banks湖,湖水清澈,在阳光下透出奇异的蓝绿颜色,湖边芳草菲菲。偶尔在湖中有一小岛,上有小树和山花,如盆景一般精致可爱。我们有时在湖边取景,在芦苇旁看湖中群山倒影;有时跑到高处,遥望峡谷全景,翠湖、沙丘、远山、蓝天、白云,好一个风光无限。这段风光可是“Bonus”,意外地收获,因为在许多的旅游介绍里均没有提及Banks湖,而我们认为这段峡谷风光之美可以说不逊于什么科罗拉多大峡谷的。

由于在Banks湖的时间大大超出我们的预算,直至两点钟我们一行人饥肠辘辘才来到Coulee City这个小镇找吃的。后来找来一间卖汉堡包和三文治的小餐厅,众人各自点了东西便一边等候一边讨论下面的行程。没想到这是间“慢”餐店,师傅抱歉地跟我们说只有一个小烤炉,要我们慢慢等。幸好“慢”工出“大”活,等我们点的套餐出来时,大家都很意外。同样的价钱,他们的分量比麦记的就大得多了。如其中一份5 Small Hamburg 竟然有5个“小”汉堡包,每个都跟麦记的Mac差不多大,结果那位仁兄吃了两个就撑饱了。而我点的一份牛扒三文治,那两个牛扒就跟其他餐厅的牛扒一样分量,还可以用刀叉来分享,也可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三文治,结果我也给撑得很饱。

吃饱喝足,从Coulee City出来没多远便是Dry Falls,这是一个冰河时期的遗址。在冰河时期,这里曾经有过一个巨大的瀑布,无论宽度、落差以及气势都要比现在世上最著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要大得多。可惜由于气候和地理环境的变迁,现在这里只遗下一个巨大的山坑。但仅从残留的遗址,我们也可以想象出当时瀑布的那种一往无前的奔腾气势。

由于时间很紧迫,后来我们的行程只好压缩了,在Leavenworth德国村我们只是匆匆停留了一会,体验一下那里精美的建筑和欢乐的气氛。然后腾云驾雾似穿过一段山路返回I-90公路。终于等回到温哥华时已是半夜生更了。

此次黄石之旅,我们收获良多,黄石公园以其全世界最丰富的地热景观而著称,并汇聚翠湖、高山、峡谷、瀑布、流水、森林、动物等丰富景观于一体。在我看来,黄石公园既有九寨沟水秀之美,又有黄龙瑶池之妙;既有如张家界般彩墨山水画,也有班芙般森林和高山湖泊。当然,不可比拟的是它最为丰富的地热景观,那些无处不在的间歇泉、温泉和彩池,令人叹为观止。而且,即便是来回三千公里的路程,也是一路风光不断,绝不冷场。当然,由于时间的关系,有些地方我们是匆匆掠过,留下了些遗憾。不过这也是旅游的巧妙之处,留些想象的空间,也留些理由给自己,下次,我们还会再来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