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Discovery Bay到Olympic National Park

今年的第一个长周末,盼来了一个美丽的星期天。于是迫不及待地订下了度假屋,约了几家朋友,上网计划好路线,设置好卫星导航和对讲机,给车加满了油,一切准备就绪,出发咯!

我们去的地方是位于美丽的美国小镇Port Townsend的Discovery Bay,从温哥华出发走5号公路向西雅图方向,在230出口转到一个半岛上,大概半个小时后抵达Keystone,坐汽车渡轮约45分钟便到达Port Townsend。

虽然是长周末,幸好一路还算顺利,和平门过关的车子也不算太多,天气也非常地配合,一路上艳丽的蓝天被浮云半遮半掩,阳光和煦地照耀着我们这一路车队。在渡轮上,我们一边淋浴着和睦的海风,一边欣赏着两岸美丽的风景,一边看着一帮小朋友们在欢快地游戏。都说小朋友的想象力要比大人丰富,这不,他们在微晃的甲板上奔跑着,并做出飞翔的动作,仿佛他们不是坐在缓慢行驶的渡轮上,而是在天空中乘着海风翱翔。他们的欢声笑语回荡在微咸但甜美的空气中,旅途上的疲倦也因此消融了。

海湾的对面便是Port Townsend了,顺着卫星导航的指引,我们很快便找到了预定的度假屋。Check in的时间还未到,但孩子们已迫不及待地奔向了海滩。这是一片不大的石滩,静静的就只有我们这些陌生人,海水安静地躺在海湾的环抱中,在阳光照耀下,泛起粼粼的波光。一条浮桥伸出水面,连接起一个浮台,浮台的旁边停着一只小艇,有两个人坐着垂钓,静静地,如雕塑般。来的时间不是很凑巧,此刻正是中午时分,退潮的时间已过,不是一个挖蚝挖蚬的良机。我们沿着海滩往深处走,希望能有所发现。很快地,孩子们便七嘴八舌地喊开了:“这里有小蟹、那里有蚬,”我们还发现了附在石上的海螺。当然,说明是挖蚬,铁铲这个工具是必不可少的,有个家伙还拿了个大铁铲来。看那架势,好像要把这个海滩上的好东西全带回去似的。于是,这个宁静的海滩便呈现出一个热火朝天的“大跃进”劳动场面:深挖洞,广寻蚬。一个小时不到,我们便收获了近半桶的蚬和螺。“我想够今晚的菜了,收兵上山吧!”一声令下,大人和小朋友们马上收拾好东西,上车出发了。

其实我们这次主要的目的,是离度假屋有50分钟车程的Olympic National Park,从网上的介绍得知,这是一个很大的国家公园,有雪山、深湖、瀑布、雨林和海岸等风景,还有许多的动植物,是个健行观光的好地方。趁着天气晴朗,加上天气预报说第二天会有雨,我们临时确定先去Olympic National Park。驱车找到公园的入口,职员热情而详细地向我们介绍了公园的简况并推荐了两条适合小朋友的健行道。不过这个公园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看来我们一两天是没法走完的,于是我们确定先上顶峰总揽全景再说。上山的路迂回曲折,但风景也随之变化,依傍着峻峭的崖壁,我们一边往上盘旋,一边欣赏着另一侧延绵的山脉和茂盛的树林。渐渐地,有些山坡上出现了积雪,而岩壁也开始有些因为融雪而形成的流水或小瀑布。

在转了无数的弯之后,正当大家都有点晕头转向之际,忽然前方一片开朗,我们到达了目的地Hurricane Ridge。呈现在我们眼前是一个白雪覆盖的山谷,环绕它的是一片连绵不断的雪山,而眼下是5月的中下旬!当我们为眼前的美景吸引,正忙着摆pose拍照时,一个雪团实实在在地打在我的身上,转身一看,那帮调皮的小朋友们已欢快地在山坡雪地上打起雪仗来。没想到夏天已来临,仍有机会玩雪,刚才还在说坐在车上没事可干的小朋友们这下可精神了,大人们也兴奋起来,甚至有人干脆脱下外套,穿着短袖摆pose拍照,一副不畏风雪的样子,哈哈,其实当时的气温我想起码有十来度。

在山上待了好会,见时间不早了,我们有点依依不舍地下山。在路上我们看到一只悠闲的羚羊在觅食,我们的车子轻轻地在它身旁驶过,它仿佛对我们这些访客已有点熟视无睹,摆出不屑一顾的模样,专心致志地啃着草。我们不敢惊动它,缓缓地挪动车子,直至它在我们的身后消失。

回到度假屋,已过7点多了。刚刚在Safeway买好菜,大人们立马开始张罗晚餐。主妇们还不时检查一下厨房的设施是否齐全好用,这可是她们考虑下次再来的依据哟!但很快她们就感到满意了,有人由衷赞到:“对着这么宁静的海湾煮菜,这感觉太好了!”今晚的主菜当然是中午的战利品啦,我们还开了一支红酒,有这些甜美的海鲜来佐酒,很有一种丰盛的感觉。

第二天很早便被早起的太阳晒醒了,还未到早餐时间,有的人便结伴到附近的海滩散步去了。我赖赖地看了一会电视,都是说些希拉里和奥巴马斗嘴皮的事,美国人就是只会关心自己,中国四川发生了那么大的天灾,他们的报道却是不多。要知道这么一场大地震,又有许许多多的家庭生死分离,而我们能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去度假旅游,应该感到幸福和珍惜。逝者已矣,希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息吧。

吃过早饭,我们再次开往Olympic National Park,天气果然有了变化,阴阴的,也积聚了厚厚的乌云。这次我们不再上山了,而是向Lake Crescent进发。又是一个多钟头的时间过去,当我们来到一个很大的湖畔,充溢着我们眼眶那一片的湖水蓝告诉我们:Lake Crescent到了。这是一个新月形的湖,Crescent的这个诗意的名字告诉我们她的形状,而她的颜色却比新月要漂亮多了。只是天色不是太好,没有蓝天的衬托,而且开始有点雨丝,周围翠绿的高山和树林显得有点迷茫,Crescent湖就这样安静地等待着我们的来访。

我们来到湖边一个原木搭建的屋旁,那里是一条健行步道的起点,我们将进入一片雨林,去探寻深幽之内的秘密。天仍是阴阴的有点凉,幸好雨也只是轻轻地点缀几下,正适合健行。小朋友们永远是精力充沛,他们往往是群马当先,唯恐落后,反而苦了大人们,必须跟上以确保他们在视线的范围。这条健行道很适合一家大小,我们走在茂密的雨林当中,或追踪着松鼠的行迹,或欣赏者老干中忽然冒出的新芽,或穿过急窜的小溪,或跨过独木桥,或攀上高高的石阶,很快地,我们听到了隆隆的水声由远而近。抬头望上一看,在丛林之中,在溪流之上,横空冲出一条白龙,它从高高的悬崖奔出,然后迭落下来,形成了一个90英尺高的瀑布,这就是我们健行的终点Marymere Falls。我们走近瀑布,感受着它飘洒的水花和轰隆的咆哮,那是一种解脱。当急速的溪流遭遇到落差,变成瀑布跌宕而下,从一种形态到另一种形态,那是一种升华。不知其他人会否有这种感觉,但霎那间人生的起跌变化,仿佛在这里看到了一个缩影。我们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像流水,当遇到落差时,难免会感受很大的痛苦,如同瀑布打落到下边的岩石变得粉碎一般。但流水很快汇聚它的力量,开辟出一条新的航道。人生是否也可以如此?前方那些欢声和笑语给了我肯定的答案,他们都经历了从满怀幻想到深感失望,从忧郁苦闷到开拓新生的历程。下山了,我们的步履变得轻快许多,快快赶上,年轻一代的步伐太快了,我们可不能落伍。

当我们回到Crescent湖旁时,时间已经下午时分了,考虑到时间关系,我们必须要踏上回程了,而公园的许多地方我们还没有游览。我们唯有来到湖边,再次欣赏岸边那一片细细的紫花,再次踏上伸出湖中的浮桥,对两岸的高山挥一挥衣袖:Olympic National Park,我们还会再来的。

100_4237100_4262100_4266100_4283100_4288100_4321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从Discovery Bay到Olympic National Par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