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的粽子

        端午这天,妻刚好休息,但她却忙乎了一整天——象前几年一样,每逢端午她都会做一大堆粽子分发给朋友们。厨房一会便飘起了竹叶诱人的清香,初夏的阳光暖暖的洒进屋内,照着锅上渺渺升起的水汽——那清香便是从这而来。妻说外面卖的粽子没有她做的健康,所以每年都要做些给朋友们分享。快晚饭的时候,她就做好了一大堆粽子,然后开始对我下达命令——美差总是留给我的:“这些粽子已分好包了,这袋是林家的,那袋是李家的,这两小袋又是张家的,不要和梁家的搞混了,准时送到,如此如此。”我一个立正:“Yes, Mom。但你不能让我饿着肚子执行任务吧。我还没吃饭了!”“噢,我没空做饭了,今天是端午,就吃粽子吧,反正做好了粽子也要找人尝尝好不好吃,免得让朋友见笑。”乖乖!我成白老鼠了。也罢,刚才闻着粽子的香气已让我饥肠辘辘了。我最喜欢吃的是红豆和绿豆做的肉棕,还有那酥脆的蛋黄,真得是齿颊留香!妻说还夹了一片薄薄的半肥瘦肉在里面,正在回味的我说怎的我不觉得有肥肉的,难道都化在里面了?妻笑道:“有没有那么夸张呀!吃饱了就出发吧,有好几家要去。”

         这个确实是一趟美差,你想,妻辛苦了一天做好了热气腾腾的粽子。我呢,只不过开车绕着温哥华走那么一趟,把还飘着香气的粽子摆到朋友们的桌上,然后聊聊大天,侃侃大山,然后听听朋友们的赞美——虽然这赞美不是冲着我来。但我是我们家的一分子,而且担负如此重要的任务,所以功劳嘛,自然就不用说了。

         这不,还没出门,李家的就跑来了,“给你们一些粽子。”好么,立马就交换礼物了。从林家那出来,林家的送上一袋东西:“什么?”“三文鱼头,好东西,让你太太研究研究怎样弄。”去到黎家,黎家掌柜的说道:“急什么,坐下慢慢聊,要喝什么茶?铁观音、普洱、还是别的。要不试一下新茶。”东南西北还没聊到中的时候,我说要走了,还有别的家要去呢。“刚才说到那啦,对,我今天做了纸包排骨,好香的,带些回去今晚宵夜。”

         出了门,温哥华的黄昏太阳还亮堂着。俗话说:未食五月棕,寒衣不入笼。前天去福溪科学馆那看龙舟的时候,天还是阴阴的泛着凉意。一到端午,粽子出笼了,这天就马上热起来了。想必太阳闻着这满街粽子的香气,不愿下山了。

         从张家出来已是晚上9点多了,在他那里顺便帮他检查了一下电脑的毛病,他家外父大人刚从中国回来,于是我的车上便又多了份礼物。驱车行走在霞光流彩的温哥华天空下,我在回味着刚才的美差。我们在送赠心意给朋友的同时,也接受着朋友们的诚意。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真诚分享着在这里生活的苦与乐,这些也是妻忙碌了一天,我留连了一夜的意义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